跑步

虐仙记 第824章温存

2019-12-05 01:26:1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虐仙记 第824章温存

第824章温存

“这就是心灵力的强悍。我最初闯进慕白居灵脉的时候

,并不确定我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可以杀死长生第一二重高手的层次,可是当我们靠近他们身体百步而他们无法发现我的时候我,就知道他们无法抵挡。当然,这一次,对于长生第三重及其以上境界的高手,我都没有出手,因为时间紧迫,我根本就没有把握可以杀死他们。还好,林慕白的修为再高,还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发现我的存在,对付我。”

老龙叹息:“你这样一说,我心里还是胆战心惊的。如果是按照这种情形,我们在林慕白的面前,岂非只有一辈子躲躲闪闪的命运?”

薛冲摇手:“一辈子,未必。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一件事情,那就是林慕白难道就没有什么弱点吗?”

就在刚才,薛冲已经向血衣长老发出了自己回归门派的消息,血衣长老狂喜,并且报告薛冲,洪元大陆没有丝毫异状。

这使得薛冲的心暂时的稳定下来。不管风悬羽、多灵子、信母君和元璧君这些人物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,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,他们暂时还没有发难。

老龙叹息:“以我之所见,林慕白武功深湛,不仅修炼到长生第七重小世界的境地,而且似乎已经达到了小世界境界的巅峰层次,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镇压任何在他之下的高手,这是绝对的力量,绝对的境界优胜,以你现在的境界,我实在是想不到有任何东西可以克制他。”

薛冲的嘴角露出一丝倔强的神色:“在我看来,即使是仙人也有弱点,何况是人。林慕白武功再高,也不过是一个人,你让我静一静,我想好好的读一下林青青的记忆。”

薛冲很快回到神兽宫。所有长老和弟子简单的参见之后,薛冲发布了神兽宫最高等级的预警命令――全体戒严命令,务必让每一个人各司其职,不得到血衣长老和薛冲亲自下达的命令。不得离开。

老龙还是忍不住有问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薛冲答:“我离开洪元大陆足有十日,虽不太久,但是多灵子、风悬羽、信母君和元璧君这些人,似乎都并不是傻瓜。”

老龙恍然大悟似的一笑,不再多言。

薛冲回归屠狗峰。楚烟寒、慕容兰心和明秋乐接着,欣喜无限,可是薛冲又一次的使得她们失望,只分别在她们的樱桃小口上吻了一下,使得她们回味无穷,然后进入静室之中,不再理会她们。

明秋乐摸着自己脸上的酒窝:“慕容,我不依,为什么他吻你的时候那么用力,对我却只是蜻蜓点水?”

三个美女都咯咯的笑了起来。慕容兰心赶紧抗议:“才不是呢,你看冲哥对寒姐,抱得多紧,吻得多深。”

楚烟寒不依,三个女子追打起来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其,三个女人忽然之间从以前的仇敌变成了朋友。

其实,这只是因为当初薛冲的一句话:“若是我发觉你们三人之中谁争风吃醋,甚至互相损害,我不会杀你,可我永远不会再见你!”

这些话听起来很幼稚。但是却不由自主的都击中了三个女人的软肋,三个女人对薛冲的热爱,已经到了一种无法自拔的地步。

薛冲就有这样的能力,当其中的某一个美女和薛冲有过一次之后。就会永远的眷念薛冲。这是一种本能的喜欢,还有一种,就是对薛冲一种莫名其妙的依恋,甚至是敬佩。

这个原因,她们不知道,不可能知道。可是薛冲是知道的,那就是心灵力的影响。薛冲的心灵力因为可以完全的拥有她们的气息,早已经在她们的心中种植下绚丽的种子,使得她们对自己产生本能的喜欢。

这虽然并非是薛冲有意,但是却造成了实质上的结果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此时的林青青,静静的躺在照妖眼之中,美丽的脸上有一种无法解释的悲伤。

薛冲的心中在叹息,你的父亲如此残忍的对待你,我到底该不该将真相告诉你?

思索良久之后,薛冲的手掌轻轻伸出,抚摸在林青青高耸山峰上的“期门穴”,一丝心灵力散发出去,将她唤醒。

当她睁眼看到薛冲的时候,脸上蓦然一红,然后伸手开始抚摸自己的身体,立即的,她感激的看着薛冲:“谢谢你,冲哥。”

薛冲心知肚明,她是在感谢自己没有在她昏迷的时候对她非礼,当下淡淡的一笑:“有一件事情,我思前想后,还是决定告诉你,你知道吗,你现在的武功虽然是长生第五重造物的高明层次,可是我想告诉你,你父亲林慕白将你击倒,并且用乾坤搜魂术将你的记忆夺取,你,你现在的神魂受到了致命的打击,神魂之力甚至还不如长生第三重宇洞境界的人物。”

泪水。薛冲立即看到了林青青的泪水。他现在的神魂修为不够,情绪立即就迸发了出来。

薛冲心中叹息,要她知道这样的事情,的确有一些残酷,尤其是害她的还是她自己的父亲,可是薛冲知道,唯有这样,才有治愈她的可能。

“我不要活啦,父亲要我死,我死就是啦。”

薛冲一听这话,十分满意,因为这表明了一点,她遭受自己父亲暗算的事情,她是知道的,只要她相信,那就很好。薛冲最担心的是她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伤害她。

看来,女人天生的敏感还是在她的身上起了作用。

“不,你现在不用去死,因为你已经不欠你父亲什么。他是给了你生命,但是当他下手惩罚你,夺取你记忆的时候,已经没有父女之情啦,你现在要活下去,必须要活下去,为自己活下去。我还想告诉你,你父亲当时之所以那么做,很简单。就是想从你的身上找出我薛冲的气息,这一点,他做到啦。所以你更不用欠你父亲什么。”

这是活生生的事实,薛冲用不着骗她。

然后。薛冲看到一个美丽女子最大的悲伤,撕心裂肺的痛苦,泪水沿着她白玉一般的腮边直往下流,使人看了心碎。

薛冲静静的看着林青青的痛苦,心灵力辐射出去。感受她神魂的本源。

她受伤的确很重,而且是不可逆转的伤势,因为是神魂的本源。人生而有灵,形成灵根,才可能发展壮大。而一个人灵根的强弱,基本上可以判定一个人可以走多远,修成多大的神通,有多长的寿命。灵根虽然是天生,可是外部的因素也可以影响到灵根,使之茁壮或者夭折。林慕白强行使用乾坤搜魂术,已经使得林青青神魂灵根的本源受到致命的损害,心智跌落,变成一个傀儡,自身的武功当然也会遭受损害,不过相比于神魂的损害,却是微不足道啦。

不过还好,林慕白对林青青,似乎有一种本能的亲情,这导致他在下手的时候。并没有真正将林青青神魂真正的本源全部的斩杀,还剩下一丝。

这是亲情的本能体现,虎毒不食子。林慕白虽然对亲生女儿失望都极点,毕竟还没有彻底的将她沦为傀儡。丧尸一般的存在。

他不是下不了手,而是一种血缘的本能。

当明白这一点的时候,薛冲的眼中露出真正的惊喜:“青青,也许我可以治疗好你的伤。”

这个时候的林青青,悲伤已经稍却,如果任意哭泣下去。肯定会伤身。这种悲伤的浓烈和持久,几乎是无法磨灭的,薛冲不能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继续受伤下去。他轻轻的抱住她的身子,感受到她身上处女纯洁的那种奶酪一般的幽香,薛冲知道,这个时候,青青最需要的是温暖,真正的关爱。

林青青不理会薛冲的话,扑在薛冲的身上,放声大哭,这是她心中一个长久的梦想,不会因为神魂的损伤而消失,相反,因为神魂受损,她更难以驾驭自己的感情。

薛冲以神念告诉守在门外的刘七:“不许任何人接近我的静室,包括三位女掌教。”此时此刻,楚烟寒正在前来这里的过程中,她的手上端着千年的人参参汤,显然是害怕薛冲的身体风餐露宿受不了,要给他好好的补一下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,林青青醒来,她的唇烫着薛冲的脸,一种深沉的渴望使得薛冲的心中升起一种绝妙的感觉。

“青青,你好些了吗?”薛冲强行压制下自己肮脏的愿望,捧着林青青的脸:“青青?”

林青青微笑:“我好一些啦,对不起。”她为自己的失态而抱歉,就在刚才,一种本能的冲动,使得她为薛冲献上了处女的第一个吻。

“不,我心里实在太高兴啦,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若不是我的疏忽,我早已经该知道你的心思。若是我早知道你就算是自己死也不愿意杀我,我是不会让你回到洪夏大陆去的。”在这样的时候,情人的温柔可以抚平任何的创伤。

林青青迷失在柔情的海里,事实上,像是她现在的神魂水准,实在也无法抗拒薛冲这种男人的魅力,靠在薛冲无比雄健的胸肌上,呢喃有声:“值啦,冲哥,知道你对我这样,就算是死,我也值啦。”她轻轻的,梦一般的说道,然后,她彻底的昏了过去。突然之间的大悲大喜,对于她而言,根本就无法承受。

薛冲轻轻的将她犹如瀑布一般的乌发盘在自己的掌心,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燥热。叹息,薛冲无比遗憾的叹息,若不是青青处在这样的状态,倒是我得到她的好机会,可是现在,我自然不能动她。

然后,薛冲的眼中猛然的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,将林青青心中对于自己的记忆全部清洗:青青,从此以后,除了你的名字依然是青青之外,你就是一个全新的人。那么悲伤的往事,你何必去记得呢?

薛冲就在刹那之间将林青青以前所有的记忆都清洗,心中一宽,准备修行。他当然知道林慕白肯定会马不停蹄的追杀自己。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增强自身实力。

老龙大叫:“小子,你为什么要抹杀她的记忆?”

薛冲笑:“难道老龙你怜香惜玉啦?”

老龙吼叫:“不要和我屁话!她是林慕白的女儿,只要她还记得仇恨,我们就可以利用她做很多事情,你,你怎么这么愚蠢。”

薛冲坚定的摇头:“我自己的女人,我绝不会让她去冒这样的险,你不必乱说啦。”

老龙焦躁:“好,好,就算你对对你自己的女人好,可是你想过没有,万一林慕白真的亲自追击你到洪元大陆,你该怎么办?”

薛冲就笃定的一笑:“这不可能。若是林慕白可以抽身,那么他早已经对我动手。此事绝不可能。”

老龙有点冷静下来:“就算你说得不错,但是万一他派人带领慕白居的精英弟子对我神兽宫发动大规模攻击,我们该当如何?”

“他绝不会的。”薛冲又是笃定的一笑。这一来,老龙挂不住了,“小子,你凭什么这样浑说?”

“我就凭能在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里杀死他一百个守卫。这些守卫,每一个的修为,都是长生第一二重的境界。只要他真的敢这样做,我很乐意杀他个片甲不留。”

“凶人。”老龙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薛冲,“是的,我倒是差一点将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忘记啦,小子,你似乎不是当年吴下阿蒙啦。”

薛冲笑:“应该不是当年雪山阿冲。”

老龙大笑:“好小子,你倒是不要脸,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,我真的想问问,我们这次从洪夏大陆上得到的灵气和灵液,真的足够新天上人间灵脉吸收一年吗?”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至少暂时可以保证薛冲现在衣食无忧。

薛冲点头:“一百万斤,足足一百万斤灵晶,这还不算上我当初修复自己身上的大伤,足够我们暂时应付一阵啦,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加快对灵脉的形成,加快凝聚洪元大陆的气运,否则洪元大陆最好的东西迟早会被人夺取!”

老龙点头称是的时候,并不知道,林慕白已经开始了对薛冲真正的绝杀!未完待续。

...

呼伦贝尔市地方病防治研究所预约挂号
遂昌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南充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南昌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
深圳治疗卵巢炎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