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

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二十九章 超生

2019-12-03 03:40:2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二十九章 超生

“老朽与诸葛乱有不共戴天之仇,还请阁主把他交出来,老朽必有重谢。”

天哭老人一双浑浊的眼眸寂静的盯着李不眠,他座下的两个徒弟十分纳闷,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师尊居然还有一个师兄。

“你和他有仇与本座何干?说没有就没有,不要再胡搅蛮缠!”

李不眠丝毫没把天哭老人放在眼里,这森罗剑洲能让他感到威胁的也就那天的林凡罢了,而且当时对上林凡的李不眠是属于轻敌状态,直接用肉身和对方硬抗,所以才吃了亏,若是最开始就用吊打诸天无上功的神通,林凡任凭再强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天哭老人表情平淡,因为他懒得作出任何表情,要不是因为诸葛乱的原因,他根本不想出门。

“既然如此,老朽敬你是血虐阁主,我再退一分,阁主只要告诉老朽他在哪里就行了,老朽自己去寻便是。”

天哭老人的语气已经开始不怀好意,这已经是他的最后底线。

“本座也敬你是南域成名已久的活传说,那个长老之名只是诸葛乱自封的罢了,与本座无关”

李不眠冷冷说道,若是天哭老人再得寸进尺就要他的命。

宋诗韵罗刹面具下的神色一肃,李不眠都这样说,看来那个血虐阁长老的确是自封的,不知道屠杀玄阴殿弟子是有何居心,最奇怪的是此人竟然是天哭老人的师兄,那得是活了多少年的怪物了?

天哭老人沉吟了片刻,正色道:“阁主说得也是,诸葛乱没有理由需要躲着我,是老朽冒昧了。”

天哭老人站起了身子,对手下两个弟子吩咐道:“那这里就没我这糟老头什么事了,小梅,小竹,我们走。”

绝美男女听言纷纷搀扶起了天哭老人的胳膊,准备把天哭老人带走。

李不眠眉头一皱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?

李不眠就欲发作,阴阳教主却陪笑着对天哭老人说道:“天哭前辈,别急着走啊,这舀月酒还没喝,喝了再走也不迟啊。”

阴阳教主见状心中着急万分,坐席上众多势力的话事人也很焦虑,天哭老人走了,自己这群人岂不是被李不眠吃定了吗?

天哭老人闻言,点了点头,虽然他多年下来积蓄的财富已经可以敌国,但听到舀月酒这三个字还是有点心动。

在场众多势力长舒一口气,思考着待会儿要用怎样的手段挑拨天哭老人和血虐阁主,试探血虐阁主的实力。

“阁主,小妹很好奇,阴风宗是哪里招惹了阁主大人,要被阁主灭门啊?”

腾蛇会的蛇女眨巴了下眼睛,美目中秋波连连。

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,显然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李不眠拂了拂衣袖,坐在上位的他,耽视着蛇女。

“我毁灭他,与他何干?”

李不眠平静说道。

在场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,管中窥斑,可见一斑,光是这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就可以初步推断出血虐阁主的性格,阴风宗的覆灭,不是因为有什么深仇大恨,只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所酿成的悲剧,可见血虐阁主的心性是有多么自负。

“阁主,我邪君府做事一向追求速战速决,我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单刀直入了,阁主今天把我们这么多人召集在一起,不知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宣布?”

邪君府的掌门眉头紧锁,把玩着桌上的一盏酒杯,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十三个势力的话事人听言都为之一滞,没想到这么快就切入了正题,皆是神色肃然的等着李不眠的回答。

天哭老人只是一介散修,不关他的事,他闭目眼神,对宴席上发生的事充耳不闻。

李不眠对宋诗韵支了支手,宋诗韵立马反应了过来,在李不眠耳侧低语道:“这是邪君府的掌门,段英豪。”

李不眠点了点头,语气淡然的说道:“段掌门快人快语,本座办事也不喜欢啰嗦,长话短说,本座要一统南域,降者生,不降者……”

李不眠说道此处顿了一顿,接着说道:“超生。”

阴阳教主额头尽是冷汗,不料血虐阁主在南域这么多魔道大宗前,仍然是目中无人,桀骜至极。

宋诗韵的小心脏哇的凉了半截,搞不好的话她今天要和李不眠一起陪葬,不过李不眠既然有说出这句话的胆量,应该没有问题,吧?

宴席上雅雀无声,如同坟墓一般寂静,所有人都屏气凝神,十多个势力的首脑打量着周围,等待着第一个人发言。

天哭老人的表情带着一丝玩味,他身后的那对绝美男女则是兢兢业业的站立着,脑袋埋得极低,大气不敢喘一下,显然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阵仗

见过去良久,众人都不答话,李不眠准备略施小技,随便找一个人杀了,表示态度以及实力。

就在此时,一如花似玉的娇美女人神色一动,美眸风情万种的看了李不眠一眼。

“阁主,容妾身一言,降服一事是为下策,阁主既然要一统南域,必须考虑到部署的士气,在阁主没做出成果前,我想没有人甘愿为阁主卖命吧?南域正道欺压魔道太久,若是与阁主结成盟友的话,我琉璃谷倒是愿助阁主一臂之力,降服一事,日后再来商榷。”

娇美女人的声音妩媚至极,说出的话也是十分中肯。

在场所有势力的首脑心中思绪万千,等待着血虐阁主的回答,这个提案极其合理,应该不会被反对。

李不眠眉头一皱,冷声道:“如此一来,这南域的江山是就不是我血虐阁打下了的,血虐阁不需要盟友。”

李不眠淡淡的伸出了手,一道十丈大小的源力巨爪虚幻了周围的空间,向着娇媚女子飞去。

在场众人神色一滞,血虐阁主竟一言不合就要杀人!那女人是琉璃谷谷主,一身修为在化神巅峰,击杀她事小,可杀了她,可是得罪了整个琉璃谷啊!

娇媚女子俏脸大变,御动法宝组成了一道斑斓的护体光幕,她身后站立的几个属下也立马护在了她的周围,一起御动真元抵抗这道近乎无形的透明巨爪。

“若是我死了,琉璃谷下一任掌门很快就会产生,我琉璃谷单独一个势力对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,黄泉宗,土灵宗,都是我宗交好的盟友。”

娇媚女子色厉内茬的说道,同时不停向黄泉宗掌门和土灵宗掌门打着眼色。

“你们都愿意放弃道统,断绝传承,臣服血虐阁吗?”

看着源力利爪越逼越近,娇媚女子冷声道。

李不眠冷笑两声,源力巨爪并没有马上捏下,等待着宴席上其他人的动作。

长沙老年康复医院预约挂号
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郑东院区
曲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安徽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
新乡治疗前列腺炎方法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