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泳

龙纹战神 第3028章 自己飞走了?

2019-12-08 16:29:3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龙纹战神 第3028章 自己飞走了?

不管是江尘还是薛凉都是没能想到这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,竟然真的被大禹结魂灯给吸噬了,这简直是匪夷所思!

“太可怕了,这神灯,怕是连帝境强者,都得为之忌惮的神物啊。”

薛凉不由得说道,不论如何,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全部被大禹结魂灯给吞噬了,薛凉怎能不惊?即便是明知道江尘手段颇多,可是这依旧让人难以置信。

大禹结魂灯的改变,让江尘也是对它越发的看重,大禹结魂灯竟然是变成了混元宝器,这对江尘而言,简直就是巨大无比的惊喜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能够真切的感受得到,这大禹结魂灯有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的加持,彻底有了质的飞跃,这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,而且并未被大禹结魂灯彻底吞噬,而是原本一直无法彻底吞噬的巨犼,被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彻底压迫,再难以反抗,这大禹结魂灯事实上是吞噬了那巨犼的帝境灵魂,才得以突破。

江尘总觉得这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有些不凡,可是却捉摸不透,就在这一刻,灯芯之上,一个蓝色的茧,应运而生。蓝色悠然,青光闪烁,那茧在灯芯的燃烧之下,缓缓的龟裂而开,最终彻底散开。

灯芯之中,一个蓝色长耳精灵,不断的跳跃着,仿佛在嬉戏玩耍。

“这是大禹结魂灯的器魂吗?”

薛凉一脸目瞪口呆之色,默默的望着这一幕。

“不错,没想到这大禹结魂灯,竟然会有如此的变化。”

江尘心中窃喜,大禹结魂灯变得如此的强悍,混元宝器在手,他也就再无担忧了。而且这大禹结魂灯,竟然是孕育出了器魂,这器魂在大禹结魂灯之中,只有指甲般大小,但是却灵动无比,像是一只天上的精灵,让人喜欢得紧。

“嗯?我能掌控斩将台了?”

薛凉沉声说道,这斩将台,也非等闲之物,绝对是真正的混元宝器,而且未必比大禹结魂灯要弱。这斩将台能够封存一百零八道帝境灵魂,能够镇压影流,绝对有它的可怕之处,否则的话怎么会被九州古帝如此的看重呢?

“我们能出去了。”

薛凉面色一喜道,随之心念一动,江尘与薛凉,便是一同离开了斩将台,但是这一刻,墓冢之中的人,蓝骆跟轩辕苍澜,全都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“还是先让你的小情人知道你还没死吧,哈哈,估计她可是急坏了。”

江尘笑着说道,薛凉脸色一红。

不出江尘所料,离开了斩将台,祖龙塔便是能够随意进出了,千仞姬与冰云被江尘释放而出,冰云看到眼前那个活生生的薛凉之时,几乎完全呆住了,直接扑进了薛凉的怀抱之中。

“白哥哥,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了……”

冰云抱着薛凉,泪眼朦胧,千仞姬也是莞尔一笑,总算是有惊无险,江尘跟薛凉都没事。

“若非江尘,我早就已经死了。”

薛凉由衷的说道。

冰云俏脸微红,感觉自己之前对江尘的言语,颇为不妥,不好意思的说道:

“对不起,江尘,之前是我冒犯了。”

“没关系。对了,你知道影流是谁吗?”

江尘摇摇头,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“影流?”

冰云一愣,摇摇头。

“我听过这个名字,但是我想不起来了,这个人,应该比九州古帝要弱,可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江尘,你看,那里有一道血色门户,已经被打开了。”

千仞姬眼神一亮,发现了远处的血色石门。

“看来轩辕苍澜跟蓝骆,应该已经是进入其中了。”

江尘道。

“这是九州古帝的最后一道墓冢门户了,血色石门,是大帝亲手打造而成。”

冰云说道。

“看来这九州古帝的真面目,终于要揭开了。”

江尘也是目光一闪,这九州古帝究竟是谁,他也充满了期待,九州仙界的神帝吗?而且自己所练就的《孤独的剑》,便是由这个大帝所创,想要得到《孤独的剑》后三式,江尘就必须要去这九州古帝最后的墓冢,走一遭。

“可你的伤势?”

千仞姬有些担忧的问道。

“不碍事,给我半天时间就好了。”

说完,江尘便是遁入了祖龙塔之中,三人已经习以为常了,尤其是薛凉在得到了斩将台的认主之后,能够掌控斩将台,自然也是知道江尘神出鬼没的纵横手段。

江尘遁入祖龙塔之中,开始迅速的疗伤,再加上万物母气之体的疯狂恢复,他的实力要不了多久就能够恢复到巅峰。

轩辕苍澜如今再度出现,实力必定也是再一次有了质的飞跃,而且能够无视轩辕岐,说明他的实力,绝不下轩辕岐之下。而蓝骆更是一个心如蛇蝎的女子,手段极为的狠辣,心思缜密,诡计多端,这两个人,都是极难对付,江尘不得不防,实力没有彻底恢复,他是万万不敢冒险的,而且还要应对的就是这大帝墓冢之中的危机。

但是,当薛凉想要收起这斩将台的那一刻,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,那斩将台就如同死死的嵌入大地一般,根本不是他所能动摇的,无论是薛凉使出了多少的手段,都无济于事。

薛凉几次三番,用意念催动斩将台,想要将斩将台彻底收起来,一次次尝试,都是以失败而告终,但是薛凉不想就这么放弃,斩将台的强大,相当的恐怖,他要是放弃的话,估计这辈子都会后悔。

薛凉坚持不懈,可是斩将台雷打不动。

最终,薛凉也是只得放弃了,这斩将台若是不能够收起来,那么他的收获也就泡汤了。

“该死,我还就不信了!”

薛凉再一次以意念控制斩将台,可是却依然是无法动摇,千钧一发之际,那斩将台,竟然在一瞬间飞了起来,直接是将大帝墓冢冲破了一道令人咂舌的窟窿,冲天而去。

冰云跟千仞姬都是哭笑不得,对视一眼,表示难以接受。

“这……”

薛凉的心,彻底凉了,这斩将台竟然自己飞走了

贵阳癫痫病医院正规吗

南充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
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丁美丽

临沧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
厦门妇科医院哪家好

小孩上火吃什么药
宝宝流鼻血
小孩小便黄
宝宝大便颜色
分享到: